阅读历史 |

第1595章 别样(1 / 3)

加入书签

“你明明折了一只纸鸟赠我,还赋诗一首:纸短情却长,化作比翼归。捧书顿惆怅,拨半辨柔肠。”

秋如意扑哧娇笑起来:“谢礼啊,亏了你还自命不凡,却连这诗都读不懂,就妄自揣测。”

“秋大家,你定是在生我的气,今日我一定要解释清楚,免得你对我误会加深,我与采薇真的没有什么,我也与她撇清,今后再无关系,请你放心。”

秋如意刚才已经忍过一回,听谢礼又提起胡采薇,只感觉眼前之人是多么的无耻又是多么的可恶,再也忍不住了。

手指谢礼:“谢礼!采薇这么好的女子喜欢上你,我真的替她不值,像你这种朝三暮四,背信弃义的男人,我就是看见你都感到恶心。”

秋如意此时是动了真怒,一边说着一边胸口直伏,亦不惜撕破脸皮,半点情面不给。

谢礼脸色难看:“是采薇跟你这么说的吗?”

秋如意都懒得再作回应,胡采薇从头到尾就没有说他半点不是,甚至连提起他这个人都没有,是她在与胡采薇的相处中,感受到这个女子的淳朴善良,承蒙胡采薇叫她一声如意姐姐,她在为胡采薇鸣不平。

如果他不是谢傅的堂兄,如果不是给谢傅面子,她有的是手段对付这种男人。

谢礼见秋如意表情冷漠,又问道:“还是另有其人?”

秋如意沉默不语,谢礼自问自答:“是谢傅对吗?”

说着自嘲一笑:“果不其然,他想将你占为己有,所以不惜在背后诋毁我。”

简直不可理喻,秋如意好看的脸蛋此刻也难看起来,干脆冷笑:“是,我喜欢他,喜欢极了。”

谢礼闻言,只感心头似被铁锤猛击,脸色煞白起来,喃喃说道:“他风流成性,花心滥情,你对他如此宽容。就算采薇这事错在于我,我也只是犯了一点小错,为何你却对我却如此苛刻?”

秋如意讥讽:“谢礼你怎么厚颜至此,敢与他相比,他处处都比你好,也处处都强于你。”

谢礼竟无以反驳,这个堂弟太强了,无论文采武功,官场情场,人情交际,简直强的不是人,嘴上强行为自己辩驳:“就算如此,他也不是个东西,我的人品比他强上百倍千倍。”

秋如意认识谢傅多年,别人不了解谢傅,她还不能了解谢傅,恰恰相反,谢傅最没得说就是人品了。

对待朋友亲人,谢傅一直在把自己摆在最末的位置,处处为他人着想,谢傅看似活的潇洒风光,可谁又知道他内心的痛苦。

每当遇到两难之际,他不想伤害任何人,最后只能选择让自己受伤。

就拿那晚在荒屋来说,他明明是在帮助自己,却反而内疚,对于不能给她一个交代,给她一个身份而耿耿于怀。

谢傅真的是好到让秋如意都感到心疼。

至于眼前的男人,你说他正直,以前他只是没有卑鄙的机会,把他摆在谢傅的位置上,早糜烂的不成样子,如何还能保持初衷不改。

丰富的阅历让秋如意一下子就洞察人性的本质。

秋如意淡淡一笑:“任你如何说他不是,我宁愿当他的小妾,也不想与你有任何关系。”

谢礼脑袋嗡嗡作响,胸口沉闷的快要窒息,大声吼叫:“你胡说八道!”

说完这句话,人就奔跑着离开。

看着谢礼跑离的背影,秋如意脸露轻蔑,不可理喻。

谢礼的叫声把萍姐都惊动了,赶来弱弱询问:“秋小姐,大少爷怎么了?”

秋如意淡道:“谁知道他怎么了。”说着微笑:“萍姐,劳你给我烧点热水,我要洗个澡。”

“好的,秋小姐。”

……

张凌霄被王碧玉盛情邀请到王家做客,当然也一并邀请谢傅,谢傅婉拒一番,一人独自归家。

到家已经不早了,院子里的灯也都熄灭了。

谢家比较传统,除特殊日子,晚上基本没有活动,所以上下都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。

谢傅直接进入西厢屋子,怕惊醒伊蓝,并没有点灯,蹑手蹑脚的靠近床边,还没端详榻上人儿,边听伊蓝轻声道:“回来了。”

“伊蓝,你还没睡呢?”

“刚熄灯有一阵子,我以为今晚你不回来呢。”

“我怎么会不回来呢。”

“谁知道呢,这么晚了。”

谢傅赔笑:“是不是担心我在外面胡来?”

伊蓝咯的一笑:“你尽管去胡来,弄脏了,别碰我就是。”

“哈,你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胡来。”

“我闻一下就知道。”

伊蓝说着往谢傅身上一凑:“一股酒味。”

“今天高兴,是喝了不少酒。”

“还有几股烧狐狸的味道。”

“哈,伊蓝,你现在越来越会说俏皮话了。”

伊蓝绷容:“我跟你说认真的,就是几股烧狐狸的味道,从实招来!”

“王碧玉和萧晴芸她们两个啦。”

“哼,我就知道你看见美人就不放过。”

别的女人生气吃醋让人心烦,伊蓝吃醋却是可爱极了。

“嗳嗳嗳,说的我是牲口一样,她们两个是名门闺秀,我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